《安达卢西亚浪漫曲》:爱乐个性化表达的有益尝试

2020年11月20日 by 没有评论

《安达卢西亚浪漫曲》书名:安达卢西亚浪漫曲作者:刘蔚定价:38.00元出版者: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时间:2017年4月【内容介绍】《安达卢西亚浪漫曲》是一本别具一格的音乐随笔集,本书作者刘蔚现任上海交响

《安达卢西亚浪漫曲》是一本别具一格的音乐随笔集,本书作者刘蔚现任上海交响乐爱好者协会副会长、《爱乐者》报主编,著有《20世纪指挥大师》一书,主编有《交响情怀爱乐者创刊20周年文选》。《安达卢西亚浪漫曲》系从其历年发表于报刊上的赏乐文字精选而成,计130篇。全书分为五个部分,即:“辑一/行板如歌”、“辑二/乐海拾贝”、“辑三/听乐语丝”、“辑四/品碟随笔”、“辑五/交响评弹”。这些随笔或抒发赏乐感悟,或以独特的视角描述著名作曲家、指挥家、演奏家、歌唱家的艺术人生,或是对音乐文化现象及乐史知识、音乐类图书的解读,或是唱片的个性化点评,或是现场音乐会的评论,文字感性流畅,言之有物。

语言的结束,便是音乐的开始。这种说法,是指人间很多微妙的情感和思绪,用语言难以表达,但音乐可以。这样的说法,有些夸张,但确实是爱乐者的由衷之言。有人说,音乐可以听,可以欣赏,可以用自己的心情和思想去感受,但很难用文字叙述。甚至有更偏激的说法,文字不可能描绘音乐,所有对音乐的文字诠释,都是无稽之谈。我不能同意这种偏激的说法。音乐的魅力和逻辑确实不同于文字,用拙劣的言辞和风马牛不相及的文字去解释音乐,也许会是对美好音乐的曲解和亵渎。但音乐决不是文字的仇敌,而是文字的亲密朋友。作为一个爱乐者,我不仅在聆听音乐时得到享受,也曾无数次通过文字了解音乐的奥秘,加深对音乐的理解。而那些隐藏在旋律背后的音乐家的故事和音乐诞生的背景,只能用文字来叙述。阅读和音乐有关的美好文字,对一个热爱音乐的人来说,是一件乐事。

刘蔚是一位资深爱乐者,音乐一直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伴侣。他曾做过电台音乐节目的主持人,曾主编过推介音乐的报刊。他把自己听音乐,研究音乐,从事音乐活动的感受和经验,转化成了生动的文字。我经常在各种报刊杂志上读到他的音乐随笔,他的文字,不是简单地介绍音乐知识,讲述音乐家的故事,而是倾注着自己对音乐的深厚情感,传达着一个爱乐者对音乐的独到见地。他的视野开阔,对不同风格和流派的音乐都有兴趣,而且善于追根溯源,常常由一阙乐章而揭示一个音乐家的风格,纵论一个时代的音乐。他的音乐随笔,篇幅不长,但行文生动,内涵丰富,读来饶有兴味。这些文章中,有音乐评论,有乐坛轶事,有音乐家的传略,也有对音乐史的研究。他关注的很多音乐家,也是我喜欢的,如莫扎特、贝多芬、勃拉姆斯、柴可夫斯基、卡拉扬、索尔蒂、阿巴多、小泽征尔他对这些音乐家的很多看法,引起我的共鸣。

刘蔚告诉我,他要将这些年来撰写的和音乐有关的文字编辑成书,由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,并希望我为他的书作序。我读了他书稿中的部分作品,引发一点思索,也重温了他的音乐随笔曾给过我的愉悦和启示,写成这篇小文,为他的新著做一个简短的引导。相信他的书能引人入胜,带读者遨游浩瀚美妙的音乐天地。

我的德累斯顿之梦,当然与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有关。这家世界上最古老的交响乐团,成立于1548年;换句话说,它相当于是在我国明朝的嘉靖年间诞生的。我对这样一支历史如此悠久的交响乐团的渴慕,丝毫不亚于柏林爱乐乐团与莱比锡格万特豪斯管弦乐团。不过,我的德累斯顿之梦的缘起,却是多年前读了科涅夫元帅的回忆录之后。

科涅夫是当年参与指挥攻克柏林的苏军三大名帅之一。他挥师进驻德累斯顿时,这座有“易北河上的明珠”之美誉的古都,已被美英盟军炸成了一片废墟。科涅夫元帅虽是尚武的军人,但他知道德累斯顿有座闻名天下的美术博物馆,于是关照下属去寻找因战火而散失的馆藏珍宝。当部下终于在废弃的采石场坑道里发现下落后,科涅夫立刻驱车前往,他是这样描写自己站在德累斯顿的镇馆之宝、拉斐尔传世名画《西斯廷圣母》前的激动心情的:“我在她面前站了几分钟,还是没有完全相信自己的眼睛,不相信我们真的找到了她。”

从此,我便有了一个梦想,有朝一日若去德累斯顿这座历史文化名城游览,一定要去看一看拉斐尔的《西斯廷圣母》,亲炙一下这位文艺复兴巨人温暖的光芒;感受一番以巴洛克建筑著称、有“北方的佛罗伦萨”美名的德累斯顿的古老与美丽。自然,也不能忘了去听一场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的音乐会。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jssdcable.com/,西甲格拉纳达鱼与熊掌,可兼得也。

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的前身出生的16世纪,德国还处于四分五裂的黑暗年代,它是由萨克森公国的选侯为满足宫廷娱乐生活而下令组建的。大江东去,人们如今也许早已忘了这位萨克森王公,但在由最初的小规模室内乐队演变成长为编制齐全的歌剧院乐团、交响乐团的历史进程中,我们记住了一个个闪光的艺术家的名字:1617年起指挥乐团55年之久的德国作曲家许茨;1817年出任乐团指挥的德国民族歌剧之父韦伯;后来相继指挥乐团的乐剧巨匠瓦格纳、德国晚期浪漫派作曲大家理查施特劳斯,更是写下了辉煌的篇章。

一战结束后,德累斯顿皇家歌剧院改名为德累斯顿国立歌剧院,因此,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与维也纳爱乐乐团相仿,在德累斯顿国立歌剧院演出歌剧时负责伴奏,开交响音乐会时则名为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。在该团的历史上,还有几位一流指挥家的名字,如卡尔伯姆、肯佩、布隆姆斯泰特,是不能不提的。乐迷们也还记得曾任乐团首席指挥、德累斯顿国立歌剧院艺术指导的辛诺波利,这位意大利指挥家2001年因心脏病突发而倒在指挥台上,英年早逝,令人惋惜。

悠久的历史、高超的技艺,让我们对即将访沪的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充满了期待,我的德累斯顿之梦的一半也将变为现实。尽管旅德友人提醒:这个乐团有深厚的传统、独特的声音,但可能与你想象的不一样。我却依然固执地坚信,德国的乐团植根于博大精深的德奥音乐文化传统,如我们聆赏过的柏林爱乐、巴伐利亚广播、北德广播,都是那样的出色;也正像我们从不怀疑奔驰、西门子、蔡司、博朗的品质那样,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同样不会让我们失望的。

上世纪90年代,我业余时间在电台做一档古典音乐节目。有一次,要做一期以西班牙为主题的节目,主持人给了我一张当红的小提琴家夏汉姆演奏的“浪漫曲”专辑唱片,其中有一首西班牙小提琴家、作曲家萨拉沙蒂作曲的《安达卢西亚浪漫曲》,正好属于西班牙题材,而且是小提琴与乐队版。我非常喜欢这首乐曲,拿到唱片回家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播放其中的《安达卢西亚浪漫曲》,反复地聆听,过足了瘾。

然而,由于对这张唱片中夏汉姆演奏的其他乐曲有些不以为然,当时我并没有去唱片店买这张CD,而是想寻找有《安达卢西亚浪漫曲》的其他唱片版本。可是,十多年过去了,寻寻觅觅,只买到了一张名为“魔幻小提琴”的专辑,有这首乐曲,著名小提琴家坎波利演奏,小提琴与钢琴版。不过,听下来不太中意。因为觅不到其他的版本,也只能聊胜于无了。

今年深秋的一个周末,在一家音像店意外地发现有夏汉姆的这张“浪漫曲”专辑,封面上夏汉姆侧身拿着小提琴,随和亲切的微笑熟悉如昨。像是与久违的老友重逢,我迫不及待地从唱片架上取下这张CD,买了回去。

将CD放进唱机中,伴着富有西班牙民间音乐风格的节奏音型响起,小提琴奏出的《安达卢西亚浪漫曲》舒展优美又略含忧伤的旋律,回荡在了房间内。我的思绪也随之浮想联翩。

安达卢西亚,西班牙南部一块富饶的土地,也是西班牙的第二大自治区。它濒临地中海、非洲与直布罗陀海峡,最南端距非洲的摩洛哥仅17海里。特殊的地理位置让它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,吸收到了各种不同文化,成为沟通欧洲与非洲的桥梁,连接地中海与大西洋的交汇点。在这块“被上帝亲吻过的土地”上,坐落着格拉纳达、塞维利亚、科尔多瓦、马拉加、加的斯、韦尔瓦等历史文化名城。唐吉诃德骑着他的那匹“驽騂难得”,带着仆人桑丘,在安达卢西亚的大地上游历行侠过,演出了幻想主义者的悲喜剧;中世纪摩尔人建立的格拉纳达王国阿尔罕布拉宫,建筑艺术美仑美奂,被誉为“宫殿之城”,那半月形的白色回廊与点缀在宫廷中的桃金娘树,让多少后世的文人雅士心驰神往,李姆斯基科萨可夫的《西班牙随想曲》中留下了她美丽神秘的倩影,塔雷加的一曲《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》在吉它的轮奏中展现了她昔日的光芒;哥伦布的新大陆发现之旅从韦尔瓦展开了希望的风帆,麦哲伦的人类首次环球航行从塞维利亚的外港桑卢卡尔出发,也在此划上了艰难而成功的句号。

安达卢西亚不仅拥有辉煌的历史与文化,而且盛产举世闻名的橄榄油,口感清澈醇和。这里的人们能歌善舞,是不折不扣的歌舞之乡。萨拉沙蒂的《安达卢西亚浪漫曲》便能让我们插上想象的翅膀,去感受那块土地上独特的民族风情。这位西班牙历史上最伟大的小提琴家与作曲家,8岁便能登台演奏,12岁进入巴黎音乐学院,仅用9个月时间就学完了小提琴的课程并获一等奖。他那卓越的琴技、优美的琴声不仅征服了从19世纪中期到20世纪初的欧美各国,而且让圣桑、布鲁赫、拉罗、维尼亚夫斯基、德沃夏克等作曲大师为之折服,纷纷创作小提琴作品题献给他。萨拉沙蒂以小提琴曲《流浪者之歌》、《卡门主题幻想曲》传世,《安达卢西亚浪漫曲》则是他八首西班牙舞曲集中的第三首,也是最脍炙人口的一首。

夏汉姆演奏的《安达卢西亚浪漫曲》,由奥菲欧斯室内乐团伴奏。乐队版的《安达卢西亚浪漫曲》,与钢琴版的最大不同,是加入了响板。这一弗朗曼戈舞专用的打击乐器,它的使用,让音乐的西班牙风味更加浓郁,伴着响板抑扬顿错的敲击和音乐的展开,仿佛一个身穿鲜艳长裙的西班牙女郎跳起了火辣奔放的弗朗曼戈舞;乐队的编配则让音乐的织体更加丰富,音色更加绚烂。与坎波利的速度偏慢,过分注重细节因而使音乐显得粘滞有所不同,夏汉姆的琴音清新甜美,自然流畅,气息连贯自如,音乐的进行既跌宕起伏,又一气呵成,将作品中时而明快美丽、时而真挚忧郁的气质表达得恰到好处。

这张“浪漫曲”专辑中的其他乐曲,如埃尔加的《爱的致意》,克莱斯勒的《美丽的罗斯玛琳》、《爱的忧伤》,贝多芬的《F大调浪漫曲》,柴可夫斯基的《忧郁小夜曲》,当年我嫌夏汉姆的演奏平淡;如今听来,却发现他对这些乐曲的处理热情而不失内在,有一份难得的内敛和温润。人到中年的我,已不再一味沉醉于激情的燃烧。岁月的冲洗,也让夏汉姆的音乐显出了耐人寻味的本色。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